今天是:

新聞資訊 News information

專業基礎工程施工:電話:0731-85648609 我們恭迎您的咨詢!

“一帶一路”,點燃地質工作新夢想

作者:周飛飛  來源:國土資源報  發表時間:2015-3-12 16:38:43 


      2013年秋天,習近平主席分別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戰略構想。這一戰略構想也成為2014年APEC領導人會議周國際社會熱議的焦點。2014年12月中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開啟新一輪亞歐之旅,全面推進“一帶一路”戰略。這也預示著:2015年,“一帶一路”宏偉構想,將帶著歷史的厚重,走下藍圖,進入務實合作全面推進新階段。

      新絲路的路牌,也指引著地質工作者前行的方向。在地質學家眼中,被歲月掩埋了的能量,正在新年的朝陽里勃然釋放。


      1.新絲路點燃地質工作者的夢想與激情

      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世界發出了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誠摯邀請,為中國和世界開啟了一扇實現互聯互通、共享發展紅利、通往美好未來的大門。

      “一帶一路”,貫穿歐亞大陸,一個著眼于加快向西開放,一個著眼于建設海洋強國,是實施全方位對外開放戰略的“先手棋”和突破口。“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是黨中央、國務院根據全球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形勢的發生的深刻變化,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實施這一戰略,就是要解決中國市場資源的獲取、戰略縱深的開拓和國家安全的強化等戰略問題。其中,境外礦產資源的勘查和開發利用,無疑是一項重要的核心內容。”

      2014年年底,在一次會議期間,中國地質科學院副院長王瑞江向記者談起了自己這段時間的思考。

      他說,從資源角度分析,加快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有利于更充分地利用國際市場和國際資源,拓展我國發展空間;有利于促進沿線國家經濟共同發展、共同繁榮;有利于形成全球經濟一體化背景下更廣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區域經濟一體化;有利于實現能源資源來源多元化,增強我國戰略主動性和抗風險能力。當然,還有利于增進與沿線國家特別是周邊國家政治互信和睦鄰友好,打破西方國家的戰略遏制和滲透破壞,維護我國邊疆穩定和國家安全;有利于確立我國的大國地位,展示負責任大國形象,提升我國在世界經濟政治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這一戰略將是我國未來10年的重大政策紅利,將給包括地質工作在內的諸多行業帶來新的發展機會!”

      歷史的召喚,和者云集,地質工作者再次激情滿懷地走在了隊伍的前列。

      2014年,中國地調局將“一帶一路”基礎地質調查與信息服務計劃,列入即將全力推進的“九大計劃”之中,充分體現了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調局對“新絲路”的高度關注。如今,這一宏偉而立體的地調計劃已經轉化為一個個目標清晰、方案具體的項目,將在2015年全面鋪開。

      據王瑞江介紹,該計劃分為周邊國家重要成礦帶對比研究、全球礦產資源地球化學與遙感調查、全球礦產資源信息綜合與服務三大工程,并可進一步細化為7個項目和54個子項目。總的來說,就是通過對“一帶一路”涵蓋區域的基礎地質調查工作,為國家重大區域發展提供技術支撐和信息服務。

      “地質工作從來都是國家經濟發展和人類社會進步的先行和基礎。面對‘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廣大地質工作者必須奮發有為!”王瑞江激情的話語,充分反映出地質工作者對國家重大需求應和的欣喜和振奮。


      2.礦產研究,一帶一路地質工作重要主題

      作為“一帶一路”基礎地質調查與信息服務計劃“周邊國家重要成礦帶對比研究工程”的首席專家之一,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產資源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聶鳳軍認為,在“一帶一路”經濟戰略實施過程中,礦產資源將是重中之重。

      “研究‘一帶一路’覆蓋區域礦產資源賦存特征和分布規律,首先就要弄清該區域的地質構造。”指著一幅“一帶一路分布范圍示意圖”,聶鳳軍向記者講起了該區域極為復雜的地質構造格局和演化歷史:

      “一帶一路”所在的地域,橫跨勞亞、特提斯和環太平洋成礦域,屬于一個拼合的大陸,既包括勞亞古陸的主要部分,又囊括了岡瓦納古陸分解出來的某些陸塊,主要由西伯利亞陸塊、塔里木陸塊、中朝陸塊、阿拉伯陸塊、印度陸塊和揚子陸塊等6個大型陸塊,以及大陸邊緣的5條巨型造山帶(北極造山帶、烏拉爾—蒙古造山帶、昆侖—祁連—秦嶺造山帶、特提斯—喜馬拉雅造山帶和環太平洋構造活動帶)和挾持其間的陸塊所組成。在漫長的地質歷史時期,亞洲大陸的形成經歷了陸塊多次裂離、匯聚、增生和拼合的復雜演化過程,而這種大陸巖石圈多旋回性拼合和裂解,為成礦元素大規模、突發性和超巨量富集創造了有利條件,形成了許多儲量巨大的油氣田和金屬礦床。

      他告訴記者,“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礦產資源極為豐富,是世界礦物原材料的主要供給基地,在全球經濟和社會發展中占有舉足輕重的位置。比如:西亞諸國是目前世界已探明的石油蘊藏量最多的地區;中國和俄羅斯是世界上煤的蘊藏量最高的地區;印度和俄羅斯是鉆石重要的產區;烏茲別克斯坦被稱為黃金之國;東南亞諸國有長達2500千米的錫礦帶;俄羅斯庫爾斯克分布世界最大的產鐵盆地;東南亞諸國是全球最為馳名的寶玉石產區等等。

      “礦產資源在地理上分布的不均勻性和經濟全球化的現實,決定了礦產資源配置的全球化。”當前,我國礦產資源的消耗量增長逐漸加快,石油、鐵、銅、鉀鹽等大宗戰略性礦產相對短缺,對外依存度進一步提高,礦產資源的瓶頸制約凸顯。要想解決我國的能源資源問題,就要放眼全球,境內外并舉,在立足國內礦產資源供給的同時,積極實施礦產資源“走出去”戰略,尋求和建立境外穩定的礦產資源供應基地,改變目前我國礦產品進口基本上單一從國際市場上購買的被動局面。這也是維護我國資源安全、保障我國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

      “新絲路串起了一個個巨大的能源礦產寶藏。特別是東亞經濟圈和歐洲經濟圈中間的廣大腹地國家,資源極為豐富且經濟發展相對滯后,不僅將是我國開拓新興市場的重要目的地,更是我國能源礦產資源等戰略資源的重要來源地。”聶鳳軍強調。

      地質學家的專業視角,充分折射出國家領導人在“一帶一路”恢弘戰略上的高瞻遠矚;而近一年多我國領導人在拓展全方位開放新格局過程的外交路線和國際合作重點,也為地質工作特別是礦產研究指明了方向。

      于是,記者在“一帶一路”基礎地質調查與信息服務計劃中看到了這樣幾個“重頭戲”:周邊國家重要成礦帶對比研究與編圖、陸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境外礦產資源潛力評價、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境外礦產資源潛力評價、全球多尺度地球化學填圖、全球資源環境衛星遙感解譯與應用、全球重點地區地質礦產合作戰略調查、全球能源資源綜合研究與信息服務等。


      3.圍繞6條經濟走廊,完善區域成礦理論體系,評估找礦潛力

      從國家的頂層設計來看,“一帶一路”戰略將以打造6條經濟走廊和海上戰略支點為核心,以通路、通航和通商為發力點,向縱深推進。同樣,中國地調局的“一帶一路”計劃,也緊緊圍繞著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中伊土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新經濟走廊、中蒙俄經濟走廊等6條經濟走廊及海上戰略支點布局。

      “我們將以6條經濟走廊所涵蓋的成礦區帶為重點,選擇銅、銅—金、銅—鉬、鉛—鋅—銀和鈾為主攻礦種,開展產出環境、形成作用、成礦規律和找礦潛力研究,提升本地區特別是烏拉爾—蒙古、特提斯和環太平洋成礦帶的成礦理論研究水平。”

      “我們瞄準‘一帶一路’,但又不僅僅局限于此。”

      聶鳳軍進一步介紹說,“研究礦產資源的形成和分布,特別是巨型成礦帶的分布,必須擁有全球視野,因此,我們還將把地球化學屬性與物理屬性相結合,開展全球礦產資源戰略性調查評價,構建全球一張地球化學圖和一張遙感圖平臺,為全球可持續利用自然資源和環境變化提供基礎數據;以建設全球礦產資源信息系統為核心,配合‘中非合作’和‘中拉合作’戰略,面向全球,瞄準油氣、鈾、鐵、銅、鋁、鎳、鉛、鋅、錳、鉻、錫、鉀鹽和‘三稀’等礦產資源。”

      這一系列具有戰略高度地質工作的目標非常明確:建立完善全球地質礦產和投資條件數據庫,為國家有關部門制定資源勘查和開發政策提供可靠的地質礦產基礎資料數據,為國內地勘單位和礦業企業“走出去”開展境外礦產資源風險勘查提供戰略靶區;同時,指導我國邊境地區地質找礦和資源環境評價,提升地質礦產國際合作的層次和效果。

      聶鳳軍認為,為了實現上述目標,科研工作應該從這樣幾個方面入手。在工作思路上,要立足礦產資源,依靠國際合作,突出工作重點,創新成礦理論,開展資源潛力評價;在工作定位上,要突出有限目標,突出重點,分清層次,進而提高顯示度;在工作區布局方面,要統籌考慮,主攻東北亞、中亞和東南亞,深化南亞和西南亞,開拓中東歐和中北非;在技術方法方面,真正做到地質對比分析、高精度遙感、低密度化探測量相結合……

      說起“一帶一路”宏偉戰略為地質工作者搭建的新舞臺,聶鳳軍十分興奮,很顯然,他希望通過地調局“一帶一路”地調計劃這一重要系統工程,在未來6年里大干一場,好好出點成績。“進一步發展和完善‘一帶一路’區域成礦理論體系和科學評估找礦潛力,將對‘一帶一路’建設起到重要的支持與推動作用。這一點毋庸置疑!”


      4.打造平臺,建強“一帶一路”專業地質科研團隊

      大戰略催生大項目,大項目必然產生大成果,無疑還可凝聚力量,鍛煉隊伍,培養人才。從這樣的角度看,“一帶一路”基礎地質調查與信息服務計劃,的確為地質工作更好地服務于“一帶一路”國家重大經濟戰略,提供大展宏圖的舞臺。
然而,國家“一帶一路”宏偉戰略不是短期就能完成的,其對地質工作的需求更絕不是一兩個大項目就能囊括的。因為,地質工作早已走出了單純的找礦工作,走向了大地質觀、大資源觀和大生態觀統籌推進的新時代,全面融入了社會經濟的各個層面和發展的全過程。

      “實施‘一帶一路’戰略,要抓住關鍵的標志性工程。而無論是在沿線配套建設鐵路、公路、橋梁、水庫等基礎設施,還是在礦產資源勘查的基礎上發展礦業,無論是帶動旅游業的興旺,還是推動一些城鎮的誕生和興起,以及控制好人類經濟發展對生態環境的影響,都需要大量地質工作作為最基礎的支撐。”顯然聶鳳軍對“一帶一路”地質工作的思考并不僅限于近幾年的部署,而著眼得更為長遠,“應針對‘一帶一路’國家戰略需求,建立專門的地質科學研究機構,培養一批對有關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相關地質問題進行長期研究、相對固定的科研人才,形成一個強有力的科研團隊很有必要。”

      聶鳳軍的希冀也是很多地質科學大家的心愿。就在兩個月前APEC會議期間,中國宣布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時,中國科學院院士李廷棟曾熱切呼吁中國地質科學界最好成立一個專門的研究機構,如絲綢之路地質研究所,集合一批區域地質、地層、古生物、構造、巖石、地球物理、地球化學、礦產資源等不同學科的科學家,配合國家有關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各種工作,從事基礎性、綜合性、戰略性研究,并對個別重點地區進行專題研究。

      聶鳳軍告訴記者,國土資源部依托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調中心建設的“絲綢之路經濟帶”研究機構——“上合組織地學研究中心”已經成立;依托武漢地調中心的“中國—東盟地學研究中心”也在積極籌備推進之中。下一步,如果能在北京以中國地質科學院為平臺成立一個側重基礎地質和礦產調查的“一帶一路地學研究中心”,吸引、集中國內相關的科研力量,我國的“一帶一路”地學研究框架和技術力量布局將更為完善,對實施“一帶一路”戰略規劃提供的科技支撐也將更為有力。

      令人欣喜的是,這樣的科學研究平臺已在許多科學家的努力下打下堅實的基礎:在2014年的最后一個月月初,中國地質學會正式成立了境外地質礦產研究分會,以中國地質調查局老中青結合的科研團隊為基礎,集合了了眾多來自地質調查研究機構、大專院校的專家學者,以及地勘單位、礦業企業的技術人員、企業家。希望以此為平臺,當好政府部門、科研單位和“走出去”礦業企業之間的橋梁,促進境外地質礦產領域的學術研究,為政府部門提供科技支撐和政策建議,為企業提供境外地質礦產有關的咨詢服務。

      首任會長王瑞江說,成立一個全國性的境外地質礦產研究學術組織是現實的需求,也是未來行業發展、科技應用、信息交流的需要,當前研究分會的核心工作就是要圍繞“一帶一路”戰略所涉及的地質礦產研究和礦產資源國際合作開展一些具體的工作,充分集合并發揮好各方參與者的能量,按照“面向前緣,合作交流,自主創新,服務社會”的方針,為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實施提供地學支撐。

     “無論是研究分會還是未來的地學研究中心,目標都是為地質科學家搭建平臺,讓我們以全球的視野,更好地解決資源環境中的關鍵科技問題,顯著提升地質科技創新能力。當前,我們最現實的目標便是組織實施好中國地調局的‘一帶一路’基礎地質調查與信息服務計劃。”研究分會副會長聶鳳軍說,“在未來數年中,我們將著重解決一些急需解決的關鍵難題:跨境成礦區帶對比和銜接以及找礦潛力的科學評估;找礦勘查和理論研究程度等級體制劃分;古生代巖漿活動與成礦作用關系;顯生宙構造—巖漿活動對前寒武紀地質體的疊加改造活動與成礦作用關系等等。”

      國家戰略,考驗著地質工作者的支撐服務能力,也考驗著地質工作者的國際主義精神。

      如果說,“一帶一路”是中國夢與世界夢的交匯橋梁,那這一戰略無疑也為中國地質人實現自身夢想而搭建了一個閃亮的舞臺。記者知道,國家對基礎性、先行性工作的需求,強烈召喚著地質工作快馬加鞭,當前地質工作者有關“一帶一路”的思考和行動還僅僅是開端,未來的道路將遙遠而漫長。

      歷史的年輪將在大地上留下什么?如同數千年前的那一道橫跨歐亞,連接中西,溝通經濟文化、思想和文明的那條金色之路,今天的“一帶一路”偉大創舉,也將融合著地質工作的智慧和汗水,穿越古今,書寫出歷史的華章。


(來源:中國國土資源報作者:周飛飛)


返回頂部
  • 聯系電話:0731-85648609
  • 聯系傳真:0731-85648609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 聯系地址: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萬家麗中路三段76號
Staronic怎么玩